搜索
確認
取消
banner

企業動態

分類出來

【轉】聯想集團大裁員:公司不是家

  • 分類:行業新聞
  • 作者:
  • 來源:
  • 發布時間:2015-06-25 23:37
  • 訪問量:

【概要描述】

【轉】聯想集團大裁員:公司不是家

【概要描述】

  • 分類:行業新聞
  • 作者:
  • 來源:
  • 發布時間:2015-06-25 23:37
  • 訪問量:
詳情

員工

今天,恐怕是聯想曆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大裁員。我們部門9個人,今天送走了三個,還有三個要轉崗,剩下三個。整個研究院走了30多人,轉崗20多人。這是我經曆的第二次所謂戰略性調整,有很多感觸,卻又好像什麽都堵在心裏,說不出來。幹脆簡單記錄下這段往事,提醒自己。

聯想精細化裁員

昨天晚上,研究院秘密召開緊急會議。有20多位“責任經理”參加,我才清楚了整個裁員過程。6日啓動計劃,7日討論名單,8日提交名單,9-10日HR審核,並辦理手續,11日面談。整個過程一氣呵成。今天就是面談日。在B座一層的兩個小會議室。進去的人,領導首先肯定他過去的成績,然後解釋戰略裁員的意思,然後告知支付的補償金數額,然後遞上所有已經辦好的材料,然後讓他在解除勞動關系合同上簽字。平均每個人20分鍾。

被裁的員工事先都完全不知情。在面谈之前,他们的一切手续公司都已经办完,等他们被叫到会议室的同时,邮箱、人力地图、IC卡全部被注销,当他们知道消息以后,两个小时之内必须离开公司。所有这一切,都是在高度保密的过程中进行。即使我是责任经理,我也只知道明天由我陪同的員工----坐在我隔壁办公位的,朝夕相处两年多的一个女孩,邵隽。

我不知道昨晚我是怎麽過的,心情特別不好。根據公司規定,我不能提前告訴她。只覺得心裏堵得慌。和我朝夕相處兩年的同事,明天就要被裁員了,而她一點也不知道。開完會打車回家時,我感到特別疲憊。司機開口了:你怎麽會累呢?你們這一行掙錢多容易呀。我苦笑了一下,沒有回答。

早上,邵隽比我到得要早。向她問聲早上好後,我就心虛的不敢再說一句話了。我照例喂我桌上的小金魚。研究院喬遷研發大廈的時候,每個人發了兩條小金魚,但這幫粗心的研發人員照顧不周,能活到現在的,實在是不容易。邵隽還拿我的魚開玩笑,說這整兒一魚精,居然還能活著。

我不再说话,坐在电脑边发呆,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。电话终于响了,我走到邵隽面前,先和她握手,再叫她去楼下的会议室。她知道去会议室意味着什么。那两个会议室从早忙到晚,所有进去的人,出来后就直接收拾东西走人。但邵隽一直很平静,因为在她之前,我们部门已经进去两个了。是清涛和她谈的,大家都这么熟了,也不用多说什么,不到五分钟,就结束了所有谈话,在解除劳动关系合同上签了字,走了出来。邵隽是FM365转过来的, 经历过365那次疯狂的裁员,她那次也送过好多人,所以她很清楚这一切。

然後回到辦公位的時候,陪她收拾東西。到午飯時間了,她說,先去食堂吃飯吧。但我不忍心告訴她,她的IC卡現在已經被注銷了。所以我勸她去外邊吃。負責另外一個人的責任經理卻直接說出來了,還有人告訴她,人力地圖也已經注銷了,當時邵隽明顯非常失落,感覺突然和公司一點牽連都沒有了。她在聯想工作三年了,可就在兩個小時之內,聯想就不再有她的任何痕迹。被公司抛棄了。就這麽抛棄了?轉眼功夫,就不再是曾經引以爲豪的:“聯想人”啦?

中午,部門全體去辣婆婆吃散夥飯。不記得說了些什麽。下午,我送邵隽到家。路過一個小學門口,堵車,她說,我還從來沒有下午從這裏走過,從來沒見過這群孩子們放學。是呀,我也是每天工作到很晚,白天回家還真不習慣。在她家坐了一會兒,因爲我知道她這時候心裏肯定非常不好受。她說了很多當年365的事情。是呀,不管你如何爲公司賣命,當公司不需要你的時候,你曾經做的一切都不再有意義。我特意多呆了一會兒,聽她說話,因爲我知道,邵隽雖然表現的很堅強,但我一轉身走掉,她很可能會哭的,就像今天裁掉的許多人一樣。

重災區

服务器、职能,是这次裁员的重災區。其中服务器研究室今后可能就不存在了,今天裁得只剩下5个人。早上我就听说那边已经走空了,有几个人哭了,但我没有过去看。有的人情绪非常激动,因为绝对想不到会落在自己头上,但是,战略裁员的意思就是说,不是以你的业绩作为标准,换句话说,就是没有标准。有好几个原来的大牛人,甚至是当时重金从外面聘请的博士后,也就那么走了,没有一点商量余地。就连服务器研究室的主任都走了。这整个方向不要了,这是谁的错?不知道,但只知道受伤的是最底层的員工,难怪有个清华刚毕业的女孩,哭得一塌糊涂。

職能的助理幾乎走光了。和我熟悉的安欣、秦莉,都還沒來得及說再見。現在研究院不設置助理崗位了。前幾天在食堂碰見她們,我還稱她們是研究院的形象代言人。武莊也走了,這是我的老戰友了。我初進聯想的那個項目組,到現在,還在聯想的,只剩下我和郭明亮、金峰了。我還記得,那年,我們項目組被號稱是研究院的一面旗幟。因爲我們開發的內容管理系統,成功地挽救了FM365。後來365倒了,我們就支持贏時通。後來贏時通也倒了,于是研究院信息工程研究室也就沒有了。整個研究室當年的30多號人,到現在,還在原崗位的,只剩下我和王江、于興業了。武莊非常慘,他的老婆在懷孕,而他自己剛剛買房子。我不敢替他想象未來,因爲我不能爲他做些什麽。

这次裁员的重点,是新来的員工,和呆了好多年的老联想。工作10年的,奔50的人,也照样该走就走了。我真想和他们谈谈心,50岁的时候被公司抛弃,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感触。我不敢想。

回到家裏,和小丁聊天,我才知道,服務器的周密走了,這不是新聞,因爲服務器的人走得差不多了,但是她的老公也走了!今天他倆還一起上班的,不知道會不會一起回家。他倆和我住在同一個小區,剛結婚不久,剛買的房。我突然想起來二戰時某位著名將軍說的話:我讓士兵上戰場的時候,我會把他們想象成一堆螞蟻,而不是人。因爲我一想到他們有妻子、孩子、父母,我就不忍心讓他們去送死。不知道領導在討論名單的時候,是把我們想象成螞蟻嗎?

到底是誰的錯

我在聯想的這三年,親眼見到聯想從全面擴張,到全面收縮的全過程。當年提出的口號是:高科技的聯想,服務的聯想,國際化的聯想。現在,高科技僅剩下關聯應用或者,而且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。代表服務的IT服務群組被劃歸爲C類業務,自身難保了。軟件設計中心也即將和聯想沒有任何關系了。聯想四面出擊,卻傷橫累累。

是谁的错?是领导的错!包括FM365在内,这些方向都是看好的,都是挣大钱的,但为什么联想会失败?我不想在这里深究,但只是觉得,领导犯下的错,只有我们普通員工来承担。

聯想不是家

这是我亲历这两次重大战略调整,所得出的结论。我想,我比许多人都体会深刻。員工和公司的关系,就是利益关系,千万不要把公司当作家。当然,这不是说我工作会偷懒。我仍然会好好工作,我要对得起联想。同时,我也觉得联想没有欠我的。联想给了我这么好的工作环境,这么好的学习机会,还有不错的待遇。但,公司就是公司,公司为我做的这一切,都是因为我能为公司做贡献,绝对不是像爸爸妈妈的那种无私奉献的感情。认识到这一点,当我将来离开时,领导会肯定我的业绩,我也会对领导说谢谢,不再会感伤。

楊元慶說,希望這一次調整給聯想帶來10年的好運氣,但回想上一次戰略調整,也就是在2001年11月1日,不禁讓人對這句話産生懷疑。懷疑歸懷疑,事情還是要做的。生活還要繼續。

----懷念和我一起共事的衆多同事們!

掃二維碼用手機看

成功案例

 

 

土方工程

 

道路工程

 

水利工程

 

新聞中心

 

 

企業新聞

 

部門新聞

 

行業新聞

 

聯系我們

 

聯系電話:024-88781100(綜合部)

     024-88788809(技質部)

     024-88788801(調度室)

 

公司名稱:遼甯正昊建設股份有限公司

 

地  址:沈陽市沈北新區七星大街61-85號

 

郵  箱:webmaster@lnzhqy.com

 

公司網址:www.lnzhqy.com

公众号二维码

掃一掃,關注我們公衆號